西汶藝術網

中華古籍全錄

漢語字典

書法字典

西汶藝術品

會員登錄 | 注冊
紐新優品
西汶藝術網:中國傳統文化與藝術

首頁

藝術資料

展覽展訊

畫廊藝館

歷史人物

品茶讀書

中國詩詞

我要提問

藝術圖片

中國黃歷

“纖夫的足跡”白德松2018作品展

主辦:中國美術館        日期:2018.8.23-2018.9.2
孔子曾在《論語·為政》中說: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學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順,七十而從心所欲,不逾矩。”古人命短,孔子談人生只說到七十歲不能再言,此謂“人生七十古來稀”。然白德松先生今年已八十歲,依然活力四射,準備個展并申言道:十年以后九十歲準備再做展覽。記得白先生門前有一副對聯,題為:有酒學仙無酒學佛;顯跡問道隱跡問禪。橫批:不求甚解。用陶淵明的話說,這叫做“此中有真意,欲辯已忘言”白德松是川美智者,瀟灑乃其本性。友人評說他“有陶淵明之志向,嵇康之風骨,陽明之哲思,板橋之才氣”;又說“天上的事情你曉得一半,地上的事情你曉得一半,就是自己的事情沒整明白。”——沒整明白或不想整明白的有兩點:一個是市場經濟甚囂塵土,作為一個不想當錢奴的藝術家,幸運自己“難得糊涂”;二個是畫畫之人不求甚解,因為本來就無從甚解。如果要問:藝術是什么?——這“什么”二字一旦說出,無非就是判斷與規訓,而作為人生的意外,“藝術往往是舌頭不能道出來的東西”(歌德語)。

更不用說白先生創作樣態如此豐富,難以一一言說。暫且不依時序,先從連環畫說起——此次展出的連環畫共有八部,從1963年到1985年。如果要說文字和繪畫的關聯,典型樣式應該是連環畫。文圖關系由來已久,不獨是宗教藝術,現代藝術對文字和圖像的利用亦時有所見,至于當代藝術,因為強調觀念性的緣故,在中國藝術中更加突出,著名藝術家如谷文達。二十世紀下半葉很長一段時間,傳統中國畫特別是人物畫的改變,其實有賴于連環畫的盛行。一批有創作才華的畫家因此練就了素描、速寫、構圖以及形色平面構成的基本功,白德松亦從教學角度開啟了八十年代初期的川美學子,后來的佼佼者羅中立、何多苓等都畫過連環畫。繪畫作為平面媒介的形色構成以及整體敘事與局部表達、寫實具象與變形理的關系,可以說是對藝術本體的啟蒙。看那個時期優秀的連環畫作,可以感受到白德松先生與時代同行并引領川美師生的先行作用。

白德松先生本來主攻中國人物畫,但在1985—1989這幾年,畫了不少寫意花鳥。出于他對現代藝術三大構成的敏感,從簡筆入畫到形式反復,在充滿形式感的裝飾性表達中另辟蹊徑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這是當年的川美學統,六十年代初期,川美不同系科都專門組織過藝術形式美的研討會,影響所及,呂琳版畫和馮建吳、李文信國畫皆有斬獲。1979年吳冠中提出形式美與抽象美話題引發全國性討論,已是二十年后的事。這批寫意花鳥畫造型生動,幽默而機趣,墨韻色感皆極有韻味,與八九后新文人畫相比,毫不遜色。后來川美畫家梅忠智、徐賢文等人道分繁簡,均以裝飾造型與幾何構成入畫,有不少成果。

白先生是川美首先在布面上創作水墨畫的第一批人,影響了以后川美畫家如馮斌等人。這一改變對水墨藝術現代轉型有不可小覷的意義,傳統水墨乃是通過毛筆在宣紙上表達書寫性繪畫的效果,此種基于媒材的表現力在歷代文人畫創作中已臻于極致。改變畫底材料并引入新的水性顏料,可以帶來寫意繪畫的新的可能性。這是白先生作為川美中國畫系組織者,對推動水墨藝術潛在變化的重要貢獻。白先生退休之后,移居成都洛帶東山,去除公務及人際煩擾,獲得自由之身。茶酒詩文相伴,蟄伏二十年,創作了一大批令人震驚的布本工筆重彩。“東山”之謂,本就有些來頭,當年孔子“登東山而小魯,登泰山而小天下”,白先生異地南北而同懷胸襟。從連環畫、寫意畫毅然轉入大尺度工筆重彩,雖事出有因,也是思運良久。

從九十年代絹本工筆人物開始,白德松開始于新世紀初元創作《中國系列神話故事作品》,在這一過程中,畫家廣博的文史學識真正發生作用。美院專業教授中,白先生說古論今,問道參禪,可謂學者型畫家。其綜合性繪畫才能,歷1991年《黃遵憲詩意畫》、1996年《永逝廣陵散》等及后來的《靜觀系列》逐漸呈現出來,至《魏晉文人系列》而蔚成大局,堪比河南畫家李伯安二十年前“走出巴顏喀拉山”系列作品。如果說李伯安以壁畫氣勢和崇高的儀式感,揭示超地域民族文化的歷史苦難與道義呼喚,見證了信仰的力量以及作為人的堅守與堅強;那么白德松近作,同樣用壁畫一般的宏大構成和精準而明晰的刻畫,以哲思與激情、直覺與想象、史鑒與圖證、穿越與執著、重組與建構的綜合性和歷史感,展現了裝飾性藝術在今天的價值訴求和公共樣態,其格調、境界與品質同樣具有與眾不同的高度。文革后西南藝術不只有傷痕、鄉土及新具象表現主義,還有云南畫派開始的工筆重彩。這是當年形式——本體繪畫的收獲,只是后來因風情化泛濫而萎靡。但裝飾性繪畫并未到此為止,裝飾之于公共性不是貶義,反而可以矯正文人水墨的小眾精英化。壁畫式重構水墨藝術的表現力應當成為一途,其公共性含意不僅在是否接單是否上墻,更在于繪畫的觀念構造與創作方法。當今世界是一個消費時代,藝術必須通過文化消費在大眾范圍內廣為傳播,這是更新中國傳統知識與重建民間文化,走向審美現代化的必由之路。用一句套話來說,即白先生作品不僅有在場的現實性,更有在地的歷史性。我再加上一句:白德松先生在其表意性繪畫的恢弘構建中,傾心于水墨藝術的身體感覺與肉身經驗的歷史表達,剔除精致化的小情小調,非常值得贊揚。——因為今天的藝術精英早已不是古典或偽古典的傳統文人。

逍遙而不超脫,綜合而非純粹,中國當代藝術需要個人主體性對文化歷史與藝術傳統的創造性重啟。

不知白先生意下如何?

是為序。

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六日

于四川美院黃桷坪
手機澳門賭博游戲公司-澳門賭錢游戲平臺-澳門賭錢游戲大全網站_柳永愛情詩句 时时彩缩水过滤器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手机版 上证上证新浪财经 30选5中奖规则 云南11选五任二遗漏 一分彩技巧 11选5走势图广东 十大互联网理财平台 山东体彩11选五手机版 排列三基本走势图 双塔食品股票股吧